您的位置:我得雜志網 > 新聞中心 > 雜志文章 > 四川高縣:如何實現金融資源有效配置
四川高縣:如何實現金融資源有效配置
2019-12-10  我得雜志網

陰雨天,煙霧籠罩中的山脈綿延不絕,沿途不時有竹林和桑葉掠過眼前,三條支流在此處匯合成長江的源頭,這里就是四川省宜賓市高縣。9月17日至18日,《經濟》雜志、經濟網記者跟隨《經濟》雜志社專家調研團來到擁有蠶、茶、竹、畜、糧五大農業支柱產業的高縣,走訪當地有代表性的企業以及經濟開發區,共同探討金融資源如何有效推動縣域經濟高質量發展。

三大傳統優勢

四大金融難題

作為農業大縣,高縣經濟的發展離不開當地農業產業。四川高縣經濟開發區采用“一園三區”的布局模式,即福溪、慶符、賈村功能區,其中慶符功能區就是主導農副產品加工業。具體產業方面,高縣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,是聞名全國的“蠶繭之鄉”,針對“蠶”這一產業,高縣以一系列創新扶持政策推動蠶業高質量發展。嘉樂鎮人民村是高縣十大蠶桑重點村之一,實施專業化小蠶共育工廠,由龍頭企業和集體經濟共同商議出資建設,通過專業化共育水平的提升保障蠶農取得高質量蠶繭,實現增收,惠及周邊村落,推動小農戶與規模化有效銜接發展。

此外,在調研四川省高縣華盛紙業有限公司的過程中,記者了解到,該企業基于“三素分離提純,三廢綜合利用”的生物質精煉理念,分類制造凈值牛皮紙和本色書畫紙,來增強產品市場競爭力;對制漿生產過程中作為廢棄物處理的半纖維、木素及其他少量組分作為“生物質”材料可通過黑液蒸發、生化反應等工藝,生產出木質素產品和沼氣,在減少污染物產生的同時,還可獲得高附加值的天然生物質產品,不僅能消化縣里所有的竹子,還需要到鄰近的縣區采購,帶動了整個產業鏈的發展。

茶產業方面,高縣積極引進封頂寺茶業、龍溪茶業等四川省、宜賓市龍頭企業,建基地、創品牌、增效益,實現了基地有龍頭、農村有組織、產品有品牌。

高縣擁有三大優勢,高縣縣委書記李康稱,一是高縣的生態優勢突出;二是區位將發生很大變化,未來3年-5年高鐵、高速公路的建成會將高縣融入宜賓市的經濟圈;三是高縣的資源稟賦獨特。

但擁有特色農產業的高縣當下正面臨著很多困境。對于今年4月剛剛脫貧的高縣來說,從貧困縣轉入非貧困縣的行列,是本屆縣委、縣政府實現的第一個目標,李康表示,未來三年時間推動縣域經濟高質量發展,是一項重大且艱巨的任務。“圍繞實現這兩次發展的目標,縣委縣政府對高縣需要再認識、再審視、再提升,在經濟總量小、結構不優的情況下,縣委制定了‘111工作思路,即圍繞一個定位,鎖定一個目標,發揚一種精神;對融入宜賓主城區發展提出三句話,即服務宜賓市,融入宜賓城,吸引宜賓人。在當前國際新形勢下,如何整出一條貧困縣發展的可持續之路,是當下高縣急需破解的難題。”

茶葉、蠶桑都是農業勞動密集型產業,對農業勞動力需求量比較大。但高縣農業農村局局長左志遠對《經濟》雜志、經濟網記者稱,高縣從業人員老齡化比較嚴重,農村年輕從業人員偏少,現代化推廣程度有所不足,農業深度融合發展緩慢。其次,部分小農經濟意識強,對現代化農業發展意識落后,小農戶與規模化的有效銜接還有待提升。“農業發展融資也比較困難,基礎設施發展滯后,導致設施農業發展落后。”

就金融服務工作來說,高縣金融工作局副局長王昌倫告訴《經濟》雜志、經濟網記者,目前存在四大問題。“一是高縣處于經濟欠發達地區,金融市場偏小,金融活躍度不夠,實體經濟融資困難;二是金融工作重視程度和推進成效不均衡,個別部門和金融機構對深化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重要性、緊迫性認識不夠,工作貫徹落實力度不足;三是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增速較低、融資成本偏高,貸款獲得率仍需進一步提高;四是銀行業金融機構需要思想再解放,加大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信貸投放力度。”

“倒著來”

突破傳統發展模式

“地理位置偏遠,經濟相對落后,高縣在經濟發展中一定不要有這樣的觀念。”投資銀行家、全球并購專家、富國富民資本董事長王世渝表示,未來5G時代,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互聯網、物聯網以及人工智能,對中國的最大拉動在“三農”,十九大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,著眼點也是農業、農村、農民,“不光是農業產業化的維度,現在強調‘村‘業和‘人的結合”。因此他認為,在探討高縣縣域經濟發展時,一定要把這三者結合起來,尤其是人、物理空間如與產業相結合,尤其重要。

就此王世渝提出了三點建議,第一,改變傳統思維,站在全球產業分工角度,重新定位和認識高縣的基礎條件。與其他地方相比,高縣在傳統產業上其實并沒有太大優勢,他認為,應該把第三次全球化浪潮帶來的新信息社會的產業形態、科技形態與傳統行業結合起來,跨越過去傳統產業的梯次。記者在調研中了解到,高縣現在正在承載江浙一帶、沿海地區的產業轉移,以絲綢為例,按照傳統產業格局,應該是先摘桑養蠶,再用蠶繭生產生絲,生絲就是終端產品。現在高縣將生產鏈從生絲延伸到了絲綢,上了一個臺階,但怎么從絲綢面料延伸出更多的終端產品,產業梯次如何分配還需要思考。“高縣原材料多,沿海地區比如浙江、江蘇進行高附加值加工,但是面料開發和面料整理工藝都在意大利,我們要跨越產業梯次,把絲綢面料的處理技術和處理工藝帶到高縣,跨越傳統產業對我們的局限和約束。中國市場巨大,成長空間廣闊,對技術有巨大需求,并非所有技術都要自己去研究,可以‘招商引資,突破傳統格局。”王世渝說。

第二,不受傳統產業階梯影響,可以“倒著來”。在調研過程中,專家團走訪的頂古山薯業就是采取這種方式。經濟學專業畢業的崔秀榮夫婦二人在深圳打工幾年后,于2013年9月回高縣創業,從測試市場到2017年9月30日正式投產,經過了幾年的摸爬滾打,如今,崔秀榮夫婦的頂古山薯業已成為當地創業典范,需求與規模越做越大。“先研究銷路,把銷路想好了再回過頭來做粉條;先從小規模開始,再做工業化、產業化。”王世渝稱,這種創業模型可以推廣,定指標,跨越傳統產業思維,用高縣的資源去篩選。

第三,要注重基礎產業或支柱產業發展。我國的絲綢、茶葉、酒業等產業體量很大,但競爭也很激烈,如何創新突破很重要,王世渝認為,要跨越對高縣造成剝削和壓榨的產業力量,走到終端去。他建議,高縣要從種植環節入手,定向加工、培育、烘炒,把終端直接打通。“針對縣域經濟,一定要看到新科技帶來的新的經濟形態變化,對縣域經濟的觀念也要發生變化,要有新的認識和理解。”

做好評級

用好PPP模式

針對農業產業的規模化發展,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主任何廣文告訴記者,高縣的經營主體越來越多,未來農戶買房、買車的消費需求也會越來越多。另外,外出務工的人在技術、資金有一定的積累后,回鄉創業的情況也越來越多,這必然會有小額信貸的需求,而并不是所有的需求都能夠通過銀行授信的方式得到滿足,有些財產額度提升以后,就需要利用互聯網數據,或在抵押擔保上進行創新,通過產業鏈上下游之間的關系來提供貸款。

“高縣的農業發展還需要適度規模化,找好銷路,解決市場問題。”何廣文稱,農業發展的因素主要還在市場,因此需要提升產品品質,“當地竹業、桑蠶業等幾大特色支柱產業還是比較有競爭優勢的,未來需要進一步培育產業鏈,完善產業鏈,提升技術,改良品質”。

此外,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孫潔注意到,高縣政府雖然掌握了很多公共資源,但由于沒有達到合理有效的配置,有很多都在閑置、浪費。如何讓公共資源發揮最有效的作用,需要方法和技術,而市場化的配置是最為有效的。“過去以農村為主體的縣,未來要向城市化發展,首先需要人口的增加,這是一個硬性指標。”而人口增多則需要基礎設施的投入,面對高縣偏低財政收入,孫潔認為,PPP模式是實現資源市場化有效配置的重要途徑。

高縣雖然積極響應國家的PPP項目,但由于存在認識不到位,研究政策不到位,創新不夠,意見不統一等問題,進展很緩慢,在當地大力發展基礎建設的當下,項目融資非常困難,運營跟不上。對此,孫潔表示,“PPP不是一種融資工具,而是一種管理方式”。規范的PPP模式要從選擇合伙人和方案做起,其中有兩個關鍵點。一要選擇優質的咨詢機構制定帶有完整融資結構的規劃、咨詢方案,有了扎實、優秀的規劃方案就不擔心找不到投資人;二要根據方案選擇好的合伙人,在實施方案的基礎上,還要有一定的創新能力,“如果缺乏創新,就很難把方案持續下去,也不能把政府的有效資源發揮到最大化”。

當然,PPP模式潛在的風險也是我們無法估量的。孫潔稱,PPP項目要在不低于10年的基礎之上,放開更長的時間。“今后隨著社會的進步發展,城市化不斷提高,會產生更多的城市運營商,來代替政府原來的市政設施管理方式,PPP模式在各種政策的配合下,能夠給城鎮化建設帶來其應有的動力或機會。”

作為資本方,中經宏熙(北京)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顏凱也表示,首先要把評級做出來,這就需要注重平臺的資產包裝和擴大,“比如在包裝資產的過程中,跟中介機構、評級機構、律師事務所、評估事務所等進行對接的時候,要清楚我們有多少資產,這些資產哪些是有價值的資產”。今后的項目操作、債券發行的核心問題就是資產裝備和項目是否有收益性,而PPP項目的核心則是我們的運營主體,資本是否愿意投資是看運營主體是不是一個比較強有力的企業,有沒有很好的運營能力。

抓住金融服務縣域經濟的六個紅利

“金融如何助力高縣發展,主要矛盾是解決發展不充分、不平衡的問題,本質上就是生產力問題。”在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研究員鄒平座看來,高縣需要做好貨幣政策支持實體經濟工作,提高貨幣政策的科學性、技術性。

對此,鄒平座提出五點建議。第一,大力發展供應鏈金融,打通城鄉和全球的資金通道。供應鏈金融是沿著供、產、銷、投資和消費的一個完全閉環的金融體系,對于高縣來講,就是稻米如何從田頭到餐桌的問題。供應鏈金融是讓高縣找到后發優勢、引進資金的重要通道,在金融結構上,一定要有新的突破,要站到更高的價值鏈,找到全球的制高點。

第二,全面發展價值鏈金融。價值鏈金融主要是通過并購、重組以及資本市場招商引資來完成,如何打造最好的價值鏈、找到全球價值鏈的高端很重要。“高縣農產品大部分都處于產業鏈、價值鏈的底端,比如蠶絲,一條絲綢可以賣十幾塊錢,也可以賣上萬塊錢,差別幾百上千倍,蠶絲最賺錢的是品牌,同時技術也很重要。”

第三,要做好普惠金融工作。對于一些個體、扶貧企業和特色經濟,金融行業要進行點對點的支持,不要有金融漏洞,要有五個“確定”,即確定指標,確定方向,確定方針,確定辦法,確定紀律。

第四,金融行業包括政府要盤活存量金融。盤活存量作為未來重要的資產形態,會越來越重要,對于縣域經濟的發展也會越來越重要。高縣原來最大的酒廠如今成為僵尸企業,占著地方不動、不發展;很多煤礦、頁巖氣也沒有開發利用,這些僵尸資產要交給有能力盤活的人,能解決環保指標問題的人來開發。

第五,做好數字金融。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數字經濟銀行。高縣的人、農產品數據是一個寶庫,包括每個人的消費數據,都是比土地還掙錢的生產資料,這些資源的整合,未來會形成一種巨大的數字資產。銀保監會、銀行要積極為實體經濟服務,被動地去拿存貸差的時代已經結束了,只有把錢和地方的發展緊密聯系起來,發展空間才能擴展。

與此同時,高縣還要抓住金融服務縣域經濟的六個紅利。“中國未來的發展,只要管理好六大紅利,金融就會活,經濟也會活。”鄒平座如是說。

第一,制度紅利。中國正在閃現第二次制度紅利,政府也在大膽地在進行制度設計,推出了一系列的自由貿易區。一個地方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式、增長方式、經濟發展道路。在制度設計方面,要敢于向四川省、中央要制度,要在經過專家的評審的前提下敢于創新,科學設計,走出一條有地方特色的發展道路。

第二,勞動力紅利。地方在發展產業的同時,要提高人才質量,在農產品的各個行業培養技術大師,如頂級茶藝大師、養蠶大師,把最有創造力的、最能推動地方發展的人作為發展的重心,予以支持培養。

第三,科學技術紅利,要看到科技革命對高縣的重要影響和意義。

第四,自然資源紅利。中國大量的資源紅利處于全球價值鏈的底端,高縣青山綠水,美不勝收,自然資源紅利豐富,要節約使用土地,節約使用資源,在自然資源的管理上,找到技術先進的公司合作;要把故事打造好,把模型設計好,把平臺建設好,就可能抓住全國、全球的制高點。

第五,國際化紅利,也就是全球化。未來中國將走向全球配置資源,高縣的農產品、工業品、招商引資、發展戰略、金融發展模式等一定要有全球化的觀念、全球化的戰略和全球化的定位。

第六,生態化紅利,即人與自然和諧相處,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高縣的生態化紅利空間巨大,關鍵是如何講好高縣故事,如何做好高縣的生態化紅利。

把自然資源稟賦

發揮到極致

從企業家微觀的角度來講,元亨祥集團創始人程芳認為,高縣產業發展最關鍵的不在于做多大,而是如何導向,如何把高縣的自然資源稟賦發揮到極致。比如,可以把其他落后地方變成高縣的原材料供應區,如果一味地承接產業梯度轉移,只能跟在后面被動挨打,如何去真正承接城市人口轉移的紅利,是高縣要把握的一個發展機會。

“我們正處于一個人工制造向智能制造化轉型,城市化向新型城鎮化轉型,住宅商品化向生活品質化轉型的時期。”程芳表示,縣域經濟高質量發展就是城市化、城鄉一體化,高縣要做好農業大縣、工業強縣、旅游新縣的三產融合發展,“工業強縣是在茶業、竹業、蠶桑業等第一產業的農業發展基礎上,將深加工的產業鏈延伸”。

至于旅游強縣,元亨祥集團總規劃師潘金瓶提出全域旅游的規劃。“‘烏蒙西下三千里,僰道南來第一城。高縣本身的農業基地、工業基地就是一張亮麗名片,也是旅游資源。未來要從GDP到一、二、三產業的聯動,從就業到解決資源的產業化,產業的資本化,資本的品牌化。”

“兩天的調研與探討給高縣提供了一個農業資金融合發展的平臺,對高縣農業發展、種植大戶、龍頭企業融資等方面提供了指導。”左志遠表示,“未來高縣將進一步發揮好農旅公司在推動農業農村發展、鄉村振興上的促進作用,發揮好農業新型經營主體的作用,利用現代化發展新模式,構建完善利益聯結機制,打造聯合發展新模式,助推農業現代化發展。”

網頁地址:http://www.hqahwl.live/news/pager.php?id=11052
信息編輯:myzazhi  信息來源: 《經濟》雜志 點擊:89
本平臺對轉載、分享的文章、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僅供閱讀者參考,本平臺將不承擔任何責任。如文章涉及版權問題,請您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,謝謝!

讓發行變的更簡單讓訂閱變的更方便

甘肃快三重点推荐号码